2022 互联网裁员潮之后,国内 IT 行业何去何从?

笔者作为常年工作在一线的 IT 技术研发人员,早在 2018 年就已经不玩儿互联网行业了。主要是感觉 Web 技术栈已然走向全家桶化(例如后端 Spring 全家桶、前端 Vue 全家桶),而开发方式也日趋套路化与工程化,上手难度与技术门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下探,进而伴随着大量从业人员的持续涌入,整个行业全面开启了 996 内卷模式

除此之外,叠加近几日中概股跌穿了板凳,以及反垄断监管的不断强化,互联网行业合规经营的大幕徐徐拉开。未来全行业的整体薪酬水平,必然回归至类似财务会计这类市场化职位应有的水平。高薪光环终究是到了褪去的时刻,重新回到利润与收支挂钩的市场化薪酬体系,将会是整个行业未来的大势所趋。

笔者在 IT 行业的从业时间比较长,经历过 2014~2018 年国内互联网的黄金发展时期,目睹过众多互联网企业,在各路资本的助推之下大干快上,薪资水平与岗位数量两旺。然而时过境迁,又不得不感慨市场规律的强大力量:任何市场化行业,其薪酬与职位数量,都只会与该行业产生的实际利润相关。过去资本追捧互联网题材,一方面由于国内缺乏健全的反垄断机制,另一方面在于涌入资本对于美股上市有着极为强烈的偏好。在两者共同的化学反应之下,造成了国内互联行业短期的急剧膨胀,大量互联网企业出于垄断流量,或者资本市场套利的目的,在各类不赚钱甚至也不具备赚钱潜力的题材背书之下,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来。

然而最近一年多以来,各家互联网大厂陆续发起批量的裁员动作,同时不断缩减校园招聘的 head count,已然意味着互联网行业的泡沫开始走向消退。从国家宏观产业与经济发展的角度而言,互联网行业泡沫的出清,有益于中国科技行业整体的长远健康发展。其主要原因在于国内互联网企业在做大做强之后,对于各路流量完成了事实上的垄断,然而后续并没有将资金投入至更深层次的技术创新,反而在各式花样繁多的金融创新道路上渐行渐远。例如国内头部的互联网企业,几乎每一家都有推出自己的金融消费贷款业务,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资源都投放在了垄断流量(例如社区团购)、金融信贷(例如 ×呗×宝×金×条 等高息信贷产品)方面。

反观海外的 谷歌 Google脸书 Meta 等互联网巨头,就并未在本企业的移动 App 与网站产品当中,夹带与金融消费贷相关的业务与服务,而是在盈利并且获取行业优势地位之后,广泛的为开源技术社区进行贡献,新的语言(GoDartHackReact)、新的操作系统(FuchsiaChrome OSAndroid)、新的算法框架(RankBrainDeepmindProphet)、新的硬件(TensorPortalOculusBCI)层出不穷。而对比同期的国内互联网企业,在技术创新与开源社区贡献方面,其建树近乎乏善可陈。

以搜索引擎巨头谷歌 Google 为例,其现有的金融业务当中,Google Pay 基于其自有的 Android 手机操作系统,仅提供移动支付的基础设施。而与其核心搜索及广告相关的业务当中,贷款业务在其业务闭环之内,借款人限于客户,用途也仅限于对谷歌的广告支出;整体上,谷歌并未推出其它金融服务,从而利用其巨大的流量与强大的数据收集分析能力获利。然而这个中的原因 ,并非是由于海外的互联网巨头们,自带白莲花属性,能够做到出淤泥而不染。而是在于其所归属的市场主体,拥有着健全的反垄断监管法律体系。企业难以通过流量与数据,随意扩张经营版图。想要获得更多的利润,必须依靠技术层面的创新带动,而非依赖其自身的垄断支配地位。

近年以来,面对美帝在基础科技方面,三番五次的卡脖子行为。国内 IT 技术行业 头重脚轻有软无硬缺芯少魂 的短板暴露无遗。而彼时的各大互联网巨头们,却正在为孰能垄断社区团购流量,而激战正酣。所以人民日报专门于 2020 年的双十二期间刊文:《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更令人心潮澎湃》。时间转瞬即逝,来到了两年之后的今天,针对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监管祭出重拳,其意图就是倒逼国内科技企业与互联网巨头们,将精力放回至技术创新的主赛道上面,合法合规经营,停止无序竞争与流量垄断。

切换一个视角,美帝今日之所以能够制霸于全球,有媒体认为原因在于其发达的资本市场金融行业,也有媒体认为在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与高效的集约化农业,而更多媒体则认为是在于其强大的军事实力。而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军事农业金融,这些行业与产业背后的科技属性才是美帝百年以来真正的立国之本。除了脸书、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巨擎,以及微软、苹果这类耳熟能详的科技大触之外。美帝还拥有着工业软件领域的 AutodeskAnsysAltair,嵌入式操作系统领域的 VxworksFreeRTOSQNX,电子自动化设计领域的 CadenceSynopsys 两巨头,数学分析与仿真领域的 MatlabMathmatical,这些厂商在全球基础软件细分市场的份额约在 70% ~ 90% 之间。

而在底层硬件电子技术方面,从电子测量仪器行业的 KeysightTekLecroyFluke,到拥有琳琅满目模拟/数字芯片产品线的 National SemiconductorTexas InstrumentsMaxim IntegratedAnalog Devices,以及专注于 FPGA 可编程逻辑器件的 XilinxAlteraLatticeMicrosemi,这些体量与产品线都属于灭霸级存在的 IC 厂商,几乎垄断了全球七成以上的市场份额。整体而言,美帝的 IT 行业,呈现出 芯片电子技术 + 基础软件 + 互联网应用 至上而下、齐头并进的全能型产业格局

我国在芯片电子技术方向的落后程度,相信大家已然从近两年的科技制裁与缺芯潮里有所领悟,无需笔者再耗费过多的笔墨。而软件程序技术方向,虽然坐拥宠大的人口基数与工程师红利,但是在工业与民用领域的基础性软件产品当中,要么面临着功能与算法方面的重大缺陷,要么直接就处于一片空白的蛮荒状态。整体而言,由于市场化应用程度不高,导致相关企业的盈利能力普遍较弱,从业人员的薪酬待遇水平,远远不及处于资本推波助澜之下的互联网。而在国内互联网行业高歌猛进的这几年当中,由于无数资本的蜂拥进场,快速抬高了互联网从业人员的整体薪酬水平,致使大量原本就读于电子信息工程自动化应用数学机械物理化学等理工科专业的优秀毕业生,悉数放弃本专业,而转投互联网 Web 技术方向。各个基础行业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而知乎上关于其它专业或者行业,转投互联网的讨论也一直延续至今。学生娃娃们都想着趁年轻,冲入互联网行业挣上一笔快钱。而在国家真正急需的光刻设备离子注入设备高纯度蚀刻用硫酸EDA 自动布线算法工业设计与仿真软件高精度多轴数控机床等方向,却由于产业化能力不足,从业人员薪酬水平明显低于互联网,因而一直乏人问津。

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强大,必然离不开科技的鼎力支持,互联网企业的合规经营与去金融化,虽然会带来短期的裁员阵痛,但是同样可以倒逼互联网公司们,将企业资源集中到科技创新的方向开疆扩土,让人才重新回流至本专业所属的技术领域,特别是在国家当前所紧缺的底层硬核科技方面。藉以此文,笔者愿与众 IT 行业研发同仁共勉之,合光同尘,知行合一